任天鸿随笔——倾听索尼和根德的声音



  也就那么五十年的时间,世界就全变了。
  五十年以前,电子计算机的重量还是按吨计算,五十年后就成为不到2千克的“笔记本”了;五十年以前,中国百废待兴,五十年后中国的经济实力跃居世界前列;五十年以前,谁都不知道深圳是个什么地方,五十年后深圳成为中国最富裕的城市。
  五十年以前,福建机器厂刚刚建厂,爷爷是第一批进入工厂的员工,五十年后福建机器厂关上了大门,父亲成为最后一名离开工厂的员工;五十年以前,索尼和根德开始以收音机起家,不断发展自己、壮大自己,五十年后根德和索尼都将收音机遗忘到历史的角落。
  在五十年的历程中,索尼和根德留给历史的不仅仅是它们高贵的品牌,也不仅仅是一款款经典产品,更是它们的留给历史的“声音”,和“声音”所投射出的一个企业所在的地域文化。
  索尼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呢?从CRF-330K到CRF-V21A、从ICF-2010到ICF-SW77、从ICF-5800到ICF-SW7600G,尽管这些产品的定位不同、尺寸差异也很大,但是它们的声音几乎都是相同的风格:一种没有修饰的清晰!索尼的声音像一溪清泉,透彻而明晰。也许这种不带修饰的自白流露并不给大多数人以好感,认为太过浅白,但索尼的声音却呈现出一种最直白的风格:以中高音为主调的流露。这种声音所给予使用者最直接的感受就是:清晰!
  根德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呢?从早期的电子管古典收音机到后来的晶体管便携收音机,再到八十年代中后期的数字调谐收音机,尽管它们的时间跨度很大、产品材质迥异,但是它们的声音也同样是相同的风格:一种充满浑厚的通透!根德的声音像一碗浓汤,鲜美而营养。这种充满力度的通透似乎给予更多喜爱音乐的人以心灵上的美感和滋润,进而成为一种听觉的享受和满足:以中低音为主调的震撼。这种声音所给予使用着最直接的感受就是:通透!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索尼和根德的“声音”在不同人的声学理解中表现为不同的感受和评价,不同的理解和诠释。也许清晰直白的语音的才是收音机最重要的声学体现;也许浑厚通透的音符才是收音机最重要的声学表达。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在索尼和根德的“声音”背后呈现出来的是一种不同的风格和主张,以及对收音机的理解,并衬托出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差异。
  索尼对收音机的理解应该是:语音表达和讯息传递的工具;根德对收音机的理解应该是:音符的飘逸和听觉的享受。索尼力图以清晰的语音来更好地呈现声频的分辨;根德力图以通透的音符对人的听觉开拓来更完美地征服。索尼的声音有时候真的很差劲,在听音乐的时候体现不出旋律的弹性和音符的落差;根德的声音有时候也真的很差劲,在语音还原的过程中总是不能够得到完美的对比和分辨。不论对于索尼和根德来说,它们的声音总有拥有自己的特色和特点,并从一个侧面体现了东方人的直爽和西方人的浪漫。
  索尼声音的清晰是一种美,一种纯洁高雅的美;根德声音的通透是一种美,一种浑厚稳重的美。索尼和根德将它们对收音机的声美学理解从五十年前一直传承到今天,它们试图抵达各自固有的声音的高度,并将它们各自对声音的理解形成风格迥异的表达。
  历史毕竟是对往事的纪念,如今的世界已经是二十一世纪的“地球村”。各种文化和各种理念交融在一起,相互影响,相互交融、相互接受、相互弥补。根德的声音随着其收音机产品的逐渐谢幕而被人们纪念起来,成为一种对欧洲的解读;索尼的声音随着其收音机市场的逐渐萎缩而成为对落日的怀念,成为一种对东方的诠释。
  也就那么五十年的时间,世界就全变了。
  一个队友告诉我:五十年以前,他的父亲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五十年后他的父亲离开了这个世界;一个长辈告诉我:五十年以前,他怀揣理想憧憬着未来,五十年后他拾起遗憾回首着青春……

(16段,1500字)

二〇〇五年四月二十七日·北京

 


作者:任天鸿    2005.5.10 录入

《广播爱好者》www.leowood.net 未经作者许可,请勿转载